赵蕴怡

来日方长 三(普通人X校园AU HE)

Misteltein:

电梯:


来日方长 一    来日方长二


回去的路上Tony一再坚持Stephen得等他一起回宿舍:“我不放心……总之路上真的危险……你晚上回去怎么办……你要不要做个X光?”
“停,我是个医学生。我知道我的鼻子到底是什么情况,它明天就会消了。”Stephen停止了Tony的连番轰炸,“你是怕路上有什么飞过来砸歪我的鼻子吗?”
Tony闭嘴了,他看起来紧张得手足无措,但是他脸上带着一股憋不住的笑意——你见到自己的朋友鼻子肿起来也会觉得有点好笑。
“没什么可憋着的,我知道这样有点好笑。”Stephen说完这句话Tony忍不住大笑起来——Stephen看着他,Tony缩手缩脚的关心和结结巴巴的表达使他的心里慢慢吹起来一个充盈又饱满的气球,这让他甚至可以允许Tony善意的大笑,“我给你记着呢。”
他的话让Tony一下站直了:“作为交换你可以提一个要求。”
Stephen脸上带了一丝笑意:“你确定?”
“除了给你洗衣服我都确定。”Tony用手势表达自己的认真。
Stephen看着他不自觉的手势和略显幼稚的动作——Stephen知道自己刚刚是错的,思想老成和行为童真是并行不悖的命题,这一点在Tony身上体现的淋漓尽致。但是他看着Tony语塞了。这样的话题无论怎么开头,对他们的关系来说都暧昧得太超前了。来日方长,等有一天我会告诉他的。Stephen这样想着,然后他心里的那个气球突然被扎破了,他想他知道为什么,但是这样的时间又是如此的好,好到他不愿去深究自己心里那点微不足道的失望——对自己无法开口的失望。
来日方长,他想,来日方长。后来Stephen抱着这四个字苦熬的时候才发现年轻的自己犯了如此大的错误——没有人有无限的时光去诉说爱意。
“明天早上我的咖啡。”Stephen说道。
Tony拍了他的肩表示同意。
然后他们原路返回。路上一排一排的实验室灯火通明,他们年轻的脸蒙上灯火又隐入黑暗,恍惚有时光飞逝昼夜更替的错觉,若能再挽起手,那便宛如凭空里展开一幅关于爱和白头偕老的长长画卷。

两个人的友谊经过了那一晚看似没有什么进展,又似乎什么都变了。
Stephen没能拗过Tony,主要是Tony在他后面跟着走让他有负罪感,后者在Stephen停下来喊他名字的时候一脸迷惑:“你怎么发现我在跟着你?”
Stephen歪了一下头目测Rhodes和Tony的距离,然后道:“如果装作跟Rhodes大声说话算好办法的话,但是Rhodes在你后面至少三米。”
Tony扭头看了一眼自己的猪队友——Rhodes最近谈恋爱了,旁边的姑娘挽着Rhodes的手笑得甜丝丝:“啧。”
Stephen在原地等Tony走上来和自己并排。
接下来他们不知道怎么开始了彼此是不是第一次打架的话题,然后两个人发现这真的都是彼此第一次。
“以前我习惯用智商解决问题。”Tony在Stephen旁边一边走一边踢飞路上的蒲公英。
“那我是否可以认为我和你的智商是站在同一条基准线上的?”Stephen扭头看他。
Tony想也不想的说:“嗯,你是第一个,我们应该为此击掌。”然后他举起手。


Stephen真的是第一个,他能接的住Tony所有的有趣的没趣的梗,甚至关于今天晚上的打架,那也是因为Stephen太明白他的阴暗面的缘故。
Stephen语塞了,他伸手扶住了额头:“你能不能有那么一个瞬间不那么……“
但他还是伸出了手和Tony击掌:“没有下次。”
Tony大笑,他开始转过身倒着走,这让他能一直看着Stephen:“每个对我说没有下次的人都后悔了。”
到家之后他们互相道晚安,两个人都推开门:“晚安。”
关上门之后两个人听着对面传来的轻微的咔哒一声响都微笑起来。
之后Tony Stark还是嫌StephenStrange装老成,Stephen Strange依然嫌Tony装幼稚,但是他们对这部分心照不宣,而且学会了不把“老成”和“幼稚”这两个词宣之于口。工程院在医学院的上面一层,两个人能从一楼楼梯见面开始嫌弃彼此到三楼走廊,不是眼神在打架就是手势在打架,一刻不停。然后Stephen顺着长长的走廊去教室,消失在尽头之前还要回头给Tony一个:“回去继续”的眼神,然后用口型说:“你错了。”
Tony冲他瞪着眼做了个抹脖子的动作,然后继续往上走,一边走一边对Rhodey抱怨:“他这个人简直莫名其妙,一个搞神经外科的,指责我的逻辑?前两天我刚找到了他论文里不准确的地方,我有没有指责他的论文写的不好?”
“你有。”Rhodey憋笑半晌,“你其实可以不走楼梯直接走电梯的。这样至少能错开一会儿。”
Tony一愣,拍了一下大腿,话到嘴边又溜回去,硬着头皮说:“不行,我不能输。”
到底不能输还是不能错过,谁也说不清楚。少年人的心事比校园外拔节的银杏树舒展的枝丫还蓬勃复杂。
“你们两个,昨天争赫尔辛基显微外科手术,前天争你的逻辑门的算法还有一个最优解,大前天争ACT-R,大大前天争星际穿越,你们两个能不能有一个瞬间是可以达成共识的。”Rhodey一边走一边摇头。
“因为Stephen Strange这个人不可理喻。”Tony摆弄着手里的笔记本电脑。
Rhodey看他一眼:“我看你’理’得挺好。一般人听你们两个说一分钟的话就得头晕。”
就这样,两个人吵得心满意足,别人被吵得苦不堪言。
“Tony,我想你们可以出去交流感情。”实验室里终于有人忍不住了。和Tony同实验室的大部分人都年逾三十,不惑之年的也不少,对Tony的荒唐大部分时间都报以宽容。只是他们两个的动静实在太大,怪只怪Tony每次和Stephen说起话来都得意忘形。
Tony冲实验室里做了个抱歉的手势,然后对Stephen用口型说停战。
他们两个一路走到走廊上。
早晨的哥大实验楼空空荡荡,晨风吹来,Tony的刘海一摆,然后又倔强的自己飘回去。
Stephen看着Tony的脸,那不像他的脸,棱角过于分明,随时随地在传达有关冷静和坚持的内容,那是一张棱角分明但又圆润得刚刚好的脸,看起来真诚又邪气 —— 长了两个痘,估计是熬夜熬的。
Tony盯着他,准备开战。
但是Stephen决定熄火了,早晨时光太好,不宜争吵。
“要不我们就不吵了吧,其实大部分时间我们没什么可吵的。”Stephen站在Tony对面,头发梳得简单精致,神态平和端正,站得四平八稳,让他整个人像是理智的化身。Tony一下子像个泄气的皮球瘪了下来,他冲Stephen眨了眨眼,眼神里带着他自己也不知道的委屈和心酸。Stephen懂他只是误会自己在拒绝,于是他把帮Tony打印好的论文放在实验室外面的推车上,冲Tony眨一下右眼,“除了吵架其实我们有很多共同话题。而且说实话我更喜欢你关于墨菲定律的那部分。”
“你不觉得我们不需要吵架还是可以有说不完的话吗?”
Tony以手附额,遮住了眼睛,他面上发烧,眼睛发亮,耳根也开始烫起来。他满心用以反击的俏皮话一句也说不出来,他是想说谁跟你有说不完的话来着,但是他的EQ和IQ都在让他闭嘴。这让他只能沉默的点点头,然后他有点磕巴的回了一句:“对,对。”(Ye, yeah..)
到底墨菲定律是关于凡是可能出错的事情必定会出错,还是凡是可能会发生的事情必定会发生,他们谁都没能说清楚。
因为发生和出错好像是并行不悖的命题。
不然为什么此时此刻他们站在一起宛如命定的爱侣,却终究在某个时刻走成了两条平行线呢。

评论

热度(1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