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蕴怡

来日方长 一(普通人X校园AU,HE)

Misteltein:

作者话痨且慢热,随时拔刀。以及HE保证。


私设:


MIT的博士生Tony交换到哥伦比亚大学,嫩妮预警AWA(笑容变态。


Stephen住Tony对门,四舍五入这就是同居啊朋友们。


又名:    拆我门板的时候你在想什么


Stephen Strange撩Tony Stark的前数不清多少次他成功了,最后一次他的门板被拆了




1


“Rhodey!”Tony展开双臂给了他的老朋友James Rhodes一个结结实实的拥抱,腿也起跳的那种。


Rhodey被Tony的体重砸了一下,然后又被他捆得呼吸困难,费了好大劲挣扎:“你不想我们第一天见面就勒死我。”


Tony大笑着摇摇头:“不行,我们得有半年没见了,你得从我的拥抱里感受到我思念的深度。”


“我只感受到了你思念的力度。”Rhodey怼了他的肩一把。


两个人并排走出机场坐上出租车。Tony整个人开始不老实的张望:“我得有一阵没来纽约了。”


接着他开始摆弄手机:“Maria让我向你问好。我现在开始讨厌那群老头了,因为他们一句话我得来纽约呆一年。”


“得了吧,你只要在这里呆一年帮哥大搞几个工程项目就可以提前一年毕业,你有什么可抱怨的。”


半年前Tony接受了学校的交换项目,他到哥大来做几个研究项目就可以不发论文毕业,其实这都说不上什么交换不交换,纯粹是哥大借走了MIT最优秀的博士生来做几个项目 。MIT本来绝不同意,但是哥大来借人的是Howard的老朋友。Tony痛恨他们无耻的钱权交易,同时深刻的赞同关于最优秀的那部分。


那段时间Rhodes的电话几乎被他打爆了:“我觉得他们那几个项目都太无聊了,我一个都不想选,难怪你们哥大的工程系一直比不上MIT,甚至斯坦福,我觉得他们应该往前推进一步直接搞AGI,而不是什么让机器人下象棋之类的 ……”


“你让我第一次开始痛恨自己是哥大的学生。”Rhodes在电话里的声音模糊又麻木,“以及你到底想对哥大做什么。”


然后Rhodes被迫接下了替Tony申请学生宿舍的任务,不然Tony坚持在校外租房住,但是Maria坚决的反对:“他一定会偷偷开车,这绝对不行!”


Rhodes送Tony到学生宿舍。哥大的博士生宿舍条件不错,他替Tony申请了最贵的那种,单人一个两室一厅的小公寓。


Tony打开门把包往地上一扔:“现在是派对时间!”


Rhodes当着他的面关上了门:“我要回去上课,以及再见,我不会陪你去任何的酒吧。你最好记着你明天早上十点去实验室报道,如果你喝得醉醺醺的去报道Howard会派直升机来拧下你的头。”他顿了一下,“和我的头。”


Tony坐在屋里打开背包:“我更关心我优秀的大脑。”


他的包里乱七八糟的塞着几件衣服,一个笔记本电脑,和一堆乱糟糟的线。本来照料这一切的是老Jarvis,但是去年Jarvis退休了。Maria实在不是一个擅长家事的人,她整天跟着Howard天南海北的跑,Tony只好自己料理这一切。


门响了。


Tony吊儿郎当的站起来去开门:“发生什么了Ro,Ro,你后悔了吗?”


后来Tony再想起那一天,只能想起窗外丰沛的阳光,扑面而来青松和淡淡的消毒水的气味,迎面站着挺拔清瘦的人,倒影落日的海面般的眼睛,和他伸过来骨节分明的手。


一切关于爱情的蛛丝马迹都有迹可循,都有迹可循。只是你什么都不懂。后来Tony一边闷着喝掉最后一口酒,一边苦涩的想,因为那太热烈了,就像遭逢剧痛,第一眼身体就自动开始了保护机制,使你无知无觉。然后你麻木的错过,麻木的经历。


那是他和Stephen第一次见面。


“你把钥匙落在门上了。”对面的人长有一双让人过目不忘的眼,面部线条深刻分明,理智和稳定似乎是写在这英俊的眉目上的某种特征。


他让人想深呼吸。接过钥匙之后Tony后知后觉的想。


第二天早上出门之前Tony特地在门廊站了一会儿。一层楼一共五个住户,没有一个发出声响。站了半晌,他觉得自己的行为有些好笑,然后甩着钥匙去摁电梯按钮,嘴里还哼着不成调的歌。他的白衬衣松松垮垮的卡在腰里,软绵绵的怎么都不成个形状,看得让人着急。


电梯门发出温柔的咔哒声,接着Tony的运动鞋在地毯上摩擦出轻微的愉快的声响。


“抱歉。”电梯门快要关上的时候,一只手伸了进来,昨天敲门的人走进来。他冲Tony道歉,然后微微点头,动作带着点到为止的流畅。


接着他们都沉默了。


电梯下楼的过程中Tony开始微微的抖脚,沉默的气氛和这种密闭的环境有的时候让他想到自己在纽约长岛的家,大部分时间Howard和Maria都不在,他自己在卧室里敲敲打打。他不能停下来,一旦停下来一切就会陷入一种让人失语的寂静。


“Stephen Strange。”对面的人开口了。


“Tony Stark。电子工程系来交换的。”Tony揉了一下鼻子笑起来,对面的人看起来不像主动搭话的人。他把这自动归类于某种善意,“你是哪个系的?”


“神经外科。”


“当然。”没有比面前人更适合神经外科的了。哥大的医学院Tony有所耳闻,他对所有操纵精密仪器的行业都抱有好奇,更别提这种生命科学。Stephen看起来和他差不多大。这让Tony有了一点找到同龄人的雀跃。


两个人一路同行。


Tony话匣子打开了就停不住,其实大部分时间都是他在说,Stephen在听。Tony一边感觉满意,一边又觉得少了点回应。后来他说起自己现在做的几个和医学有关的外设,Stephen在一边歪着头想了一下:“你有个地方的定义不太精准,你看,检验血液里的重金属我们有很多种办法,我知道你这个是脱胎自阳极溶出伏安法,它很灵敏,但是它的检测范围不够广,你如果想要达到更广范围的检测我建议你去看看X射线荧光光谱法。”


Tony冲他瞪了一下眼睛,大有我从这一秒就要开始讨厌你的意思。Tony从小到大都是最好的那一批,说最好也不准确,他是独一无二的那一个。很多比他大的人都难以追得上他的思路。Howards能追上他的思路甚至有的时候可以给予点拨,但是他们在一起的时间一只手数的过来。十一岁之前Tony都记不大清Howards长什么样。Rhodes从来都是随声附和,毕竟他也不是读电子工程的,也不是读机械工程的。Tony第一次遇到一个敢在他面前质疑他权威的人,可能天才都多多少少有点喜欢多管闲事。他仔细想了想发现Stephen说的有那么一点点对:“我回去看看。”


后面的对话变成了一场Tony和Stephen关于所有他们能想到的话题的互怼,Tony被Stephen挑起的好胜心让他必须把场子找回来。到达实验楼的时候Tony看起来似乎下一秒就要燃烧起来,Stephen似乎是保持了冷静的那个,但是他嘴角的一点笑出卖了自己。


同样是吵架,一个人因为被带着话题走而吵架,一个人因为带着话题走而吵架。但是这两个人吵架吵得都不真实心意,因为没有人会因为吵架而开心,没有人!厄里斯想拿金苹果砸死他俩,吵架就吵架,吵架不是让你俩拿来增进感情用的,你们两个去找丘比特不行吗?


终于,Stephen在三楼停下去医学解剖室,Tony去四楼电学实验室报道。


两个人休战休得心满意足。Tony想了想发现自己多赢了一次,因为最后一个问题是以他的质疑结尾的,Stephen还没来得及回答就已经到了分开的时候。他咋么咋么他俩的对话,除了几个和技术相关的点,他就只能记得Stephen的声音了—— 低沉的,柔和的,每一句的句尾都带着一个细微颤音的蛊惑人心的声音。他的脚步开始轻快起来,带着愉快的跳跃的幅度。


Tony绝不承认自己正因为找到了同龄且同样聪明的人而雀跃。但是他走进实验室的时候说早上好的声音都比平时高了一个八度。Howard的老朋友在门口被这个两副面孔的年轻后生差点吓出心脏病,他之前去MIT见过Tony,Tony当着他的面给了他个闭门羹,脸臭得不行。后来他跟Howard打电话的时候,Howard气的说要去打死这个臭小子,他还笑着说算了算了,这孩子的臭脾气像你,我知道怎么伺候。这会儿他看着这个年轻人,他头发整齐,面容干净,胡渣修得一点不剩,穿着一件松松垮垮的白衬衣,下摆塞在牛仔裤里,斜挎着黑色单肩包,邋遢又好看,看他的时候眼里闪着光,一句问候喊得中气十足:“早!”


基督耶稣啊,这和Howard差别太大,他不知道怎么伺候了。


Tony走进实验室。整个实验室里的博士生都在看他,少年人目光清澈,笑起来精神又调皮,仿佛实验室里搬进来一棵蓬勃生长的树,让所有人都眼前一亮:“我是Tony Stark,新来的,带你们做项目的。”


一上午下来倒也愉快,Tony年纪小,和一群三十岁四十岁的人相处起来也算融洽,一来学术面前无年龄,二来他本来就聪明,就算偶尔满嘴跑火车也机灵的讨喜。


中午吃饭的时间,Rhodes在餐厅等Tony。


Tony冲着他一路跑过来,路上超过某个人的时候,Rhodes看到他回头看了一眼,做了个鬼脸。接着Rhodes感受到了一道不怎么友好的视线,他定睛看了一眼:“你认识Stephen Strange?”


Tony板着脸点点头:“我俩住一层,你听说过他?”


Rhodes一边买饭,一边看着Tony疯狂采购甜食:“我真怕你30岁之前就得糖尿病,我没怎么听说过他,我听说过他导师古一,医学院著名的难相处。”


Tony捧着托盘七拐八拐准备找个地方坐。Rhodes本来想说你随便找个地方就行,咱俩吃饭讲究什么僻静,你自己乱得等于十个人。然后他就看到了Stephen Strange。Rhodes在心里哦了一声,有人心怀不轨。


Stephen听见Tony拽椅子的声音抬起头来扫了他俩一眼:“Stephen Strange。”


Rhodes的表情暴露了他内心的卧槽,他说古一难相处多少带了一点觉得Stephen也难相处的意思,而且他不知道为什么总感觉Stephen看他的眼神不太友善,他有点尴尬的点点头:“James Rhodes。”


Tony拿了一块司康:“Stephen,你今天上午说的那个检测我想了想……”


剩下的Rhodes没听清,就听清了一句Stephen。这才认识了多久,叫得跟认识了十年似的。他在心里腹诽。而且Rhodes觉得今天Tony不太寻常,不是说Tony今天又多安静什么的——他今天比往常聒噪了一百倍——而是Tony一般开始连珠炮轰炸的时候都不会抛出问题,他知道Rhodes听不懂。但今天Tony每句话都是开放式问句结尾,然后对面的人再回答然后接着用开放式问句结尾。


一顿饭,Rhodes被对不对是什么为什么什么时候怎么样的对话淹没了,他脑子里冒出了很多关于沆瀣一气臭味相投这样的词语。出餐厅门的时候Tony才想起来回头看Rhodes,Rhodes扫了这两个人一眼——不知道什么时候他走在Tony的身后,Stephen走在了Tony的身侧:“你俩一顿饭差不多把万物简史吵了一个遍。”


Tony看着他带着一脸恍然大悟的表情,想说什么又不知道说什么好,怎么说都带了点解释带了点承认和Stephen志同道合的味道。Stephen迈开步子往前走:“我先回实验室了。”


清瘦的人影一路踏上校园里绿茵茵的草坪。Tony在后面慢悠悠的走,一边跟Rhodes说话,一边偷看前面的人。


中午的阳光正好,适合心动。




*厄里斯:希腊神话争端之神,金苹果就是这大姐弄出来挑事儿的。


*AGI: 人工智能概念,具有和人类一样的行为能力和认知概念。


*万物简史:比尔.布莱森著关于现代科学发展史的小说。墙裂推荐。



评论

热度(2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