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蕴怡

【海蝙/微超蝙】 静水

一只废鹤:

之前的脑洞修改之后的版本……最近真的太丧惹


大概超蝙的版本就更丧了【sigh.


1.


亚瑟背着布鲁斯,一步一步在黑暗的甬道中穿行。


脚下是黑色的水流,或者那水流本不是黑色,因为甬道里没有光,故而所有物事都显得那样晦暗。


亚瑟听到他背着的人发出一声微笑般的叹息:你不是可以操纵流水,乘着王潮而行吗?


那有什么关系。亚瑟甩甩头发,感到布鲁斯的脸颊蹭了蹭他的脖颈。他扬起嘴角,我就愿意背着你。


2.


亚瑟不记得自己是什么时候开始了一个人的流浪。大概从父亲死后,他就是一个人了。


海洋欢迎她的领主,亚瑟却在自己的国度中倍感孤独。大海的子民拥戴这位拥有一半人类血统的君主,而那只会不断提醒他与他们之间的不同。亚瑟想,总有些事实是无法改变的。


比如,他其实与孤儿无异。他的父亲早早死去,母亲却未曾得见一面,连一点温柔都是奢求。


无论在陆上还是海中,他永远都是一个人。


所以他从来不曾停下流浪的步伐。


直到在那个破败的酒馆中遇到了一个同样疲惫的旅人。


那个人衣着考究,一双淡棕色的眼睛却看起来那样疲惫深重,交织在其间的平静令人心惊,像是哀痛至极后的残烬余火。多年后亚瑟再度想起这段相见的往事,依然觉得胆战心惊。他从那时候就该知道的,布鲁斯韦恩可以为了超人去死。


他问,亚瑟库瑞,听说你可以和鱼讲话?


那声音听起来该死的耳熟。


亚瑟松开手掌,人类柔软的脖颈暴露在空气中,看起来那样脆弱。在他扣住这男人咽喉的一瞬,脉搏跳动的艰难,频率却愈加急促,他在胆怯,同时又倔强地不肯示弱。这美丽又矛盾的生物。亚瑟舔舔嘴唇,露出了一个挑衅般的劣质微笑。


布鲁斯韦恩。我听过你的歌声。


蝙蝠侠讶异地瞪大眼睛。


相逢江海上,难辨旧君容。夜半云中月,匆匆影无踪。


3.


蝙蝠侠是布鲁斯韦恩的阴影。


他内心中天真柔软的部分早在11岁的那个冬夜里,同被血污覆盖的珍珠一起被噩梦永远摧毁。自此后他行遍天涯,见惯风刀霜剑,日升月落,仍与孤儿无异。直至他回到哥谭,黑夜中做蝙蝠侠出没在犯罪的角落。哥谭犹如母亲,尖锐而沉默地拥抱他内心的苦痛。乌云蔽月,风声萧条,他蹲坐在滴水兽上,观望城市万家灯火亮如白昼,车如流水马似游龙,夫妻相偎,子女承欢,那一团人间烟火喧嚣好似漂浮在虚空,真假莫辩。


戈登曾问过蝙蝠侠,你这样是为了什么?


蝙蝠侠站在黑暗中,声音喑哑低沉,转瞬碎在风中:为了哥谭不再有孤儿。


而他终究食言。


那时他勉力想要拆除小丑安置在城中的数枚炸弹,却算漏了被放置在出海游轮上的其中一枚。当他赶到海上,只见漆黑的海面漂浮着甲板的碎片,平静而狰狞。救生筏上的小女孩仰起头来看他,声音带着哭腔,却倔强地不肯流泪:我是不是再也见不到爸爸妈妈了?


蝙蝠侠的脚步停滞了。他知道自己应该离开,将这残局交给哥谭警方,却一步都迈不动。他俯下身子,漆黑的身影遮住救生筏上的女孩,像是一只蝙蝠在黑夜中张开翅膀做出无谓的保护。一大一小两个身影孤独地漂流在海上,女孩子在他胸口瑟缩成一团。尽管隔着刀枪不入的凯夫拉制服,蝙蝠依然觉得有眼泪洒落的地方如烙印般创痛。惨白的月光里,他轻声哼起不知何时听来的歌谣——大约是年少时游历诸国,思念家乡时,无意间听到的流浪艺人的吟唱。


而这般情形,同样落入了潜藏在深水之下的,年轻的七海之主眼中。那似有若无的歌声像轻拂海面的风,伴随水波震荡至地心深处。亚瑟抬起头,蝙蝠侠的身影被晦暗的月光折射进水中,叠在他自己的影子上。


人面不知何处去——那通通都是陈年往事了。


很多年间,亚瑟再也没有听到过蝙蝠侠的歌声。


4.


“你知不知道我为什么加入联盟?”亚瑟懒怠地趴在泳池边,手脚摊开,让那一池静水沉默地拖浮着他健美的身躯。布鲁斯坐在遮阳伞投下的阴影里,面前摆着韦恩集团这个季度的财务报表。他专注于自己的工作,便对亚瑟的傻问题颇不放在心上。亚瑟不喜欢布鲁斯的沉默,他弹起几粒小小的水珠,让它们炸裂在布鲁斯脸上。几次骚扰之后,布鲁斯终于放开手里的电脑,沉着脸冲他走来。亚瑟赶紧从水池里站起来,趁布鲁斯没来得及开口,揪住他的领带亲吻那张薄情寡义的嘴巴。


“你需要休息。”亲吻的间隙亚瑟低声说,“太阳伞下面无法补充维生素D的,来这里陪陪我。”


布鲁斯被这个湿漉漉的拥抱箍的紧紧的。亚瑟的头发纠缠在他的脖颈,被水打湿后意外的柔软。亚瑟喜欢这样抱着他,野兽一样的占有欲总是让布鲁斯招架不住。他把下巴靠在亚瑟肩膀上,将身体的重心交付给亚瑟。“你加入联盟,就为了监督我晒太阳?”


那个声音水草一样缠绕在亚瑟耳边,钻的亚瑟心痒。他扭过头寻找蝙蝠侠的嘴巴,用鼻子蹭掉了布鲁斯脸上那副碍事的眼镜——布鲁斯已经到了需要带着眼镜看文件的年纪了,可他看起来还是那样该死的英俊。亚瑟抱住他的爱人,倒仰着躺进水池,隔着水流他亲吻蝙蝠侠的眼角眉关,最后唇齿相依,直到布鲁斯有些气息不继,他才恋恋不舍松开手,同布鲁斯一起浮上水面。


布鲁斯的眉毛和眼睫上挂满了亮晶晶的水珠,这让他的脸看起来格外年轻生动。他甩甩头发,而亚瑟也就在这个瞬间游过来,再一次地抱住了他。


“我忘记了。”亚瑟感觉布鲁斯同样搂紧了他——或者是水的推力作祟。“大概想看看你打扮成蝙蝠的样子。”


布鲁斯轻轻哼了一声,衬衫湿哒哒地贴在身上,让他感觉极不舒服,他却愿意和亚瑟在水池里再消磨个十几分钟,等阿福开始抱怨也不迟,反正都这样了——他破罐破摔地想着,放松了因工作紧绷多时的神经,却感觉亚瑟的身体僵硬了一瞬。


“亚瑟?”布鲁斯抬起头,却听到超人的声音从身后传来,“呃……布鲁斯,打扰你们了吗?”超人看起来有点不好意思,“我有点事情要拜托你一下。”


布鲁斯推开亚瑟的拥抱,向池岸游去。超人贴心地给他找来一条大浴巾,将从水池里爬出来的蝙蝠侠裹了个严严实实,“你不该这样就跳到水里。”超人皱着眉头,“这样太容易生病了。”


“你现在是负责健康医疗版块了吗?”布鲁斯取笑克拉克的少见多怪,回头看泳池里的亚瑟,鼻子以下都埋在水里,目光恶狠狠地往这边看,觉得更好笑了,“你有什么事?”


“联盟截获了一条信息。”联盟的主席也迅速进入了工作模式。“我们认为是经过了某种加密模式,你是最熟悉这个的了。”


布鲁斯低头审视那条信息,水珠从他发梢上滚落,砸进地面,湮灭于尘埃之间。那本来是极细微的声音,砸在超级鼓膜上却传递出爆裂般的声响。超人抬起眼睛,审视他的老友,惊觉时光无情,那面容与十几年前相比并无什么分别,只是多了许多细小的皱纹隐藏在眼角眉梢,发色却斑白了许多,鬓角如结了霜雪。克拉克伸出手,想替他揩去眉毛上滚落的一滴水珠,布鲁斯头上却被人粗鲁地盖上了一块毛巾——亚瑟站在他身后,不怎么温柔地替他擦拭着头发。


哇哦。超人眨眨眼睛,努力忽略心里那一丁点儿不愉快,“那我先走了,等你的消息。”


哪怕他冲上云霄,身边流云翻滚,布鲁斯笑着亲吻亚瑟的声音超人依然听的一清二楚,并为此感到委屈和困惑。好像联盟刚成立时还不是这个样子,他想,可是具体是什么样子,超人已经不记得了。


5.


“联盟刚成立的时候,你总是在说Superman,那让我嫉妒。”亚瑟把手枕在脑袋下面,有些不满地开口抱怨。克拉克走了以后他好好把布鲁斯折腾了一顿,现在这个人类趴在他胸口,像只懒惰的猫咪,发出低低的笑声,“我说他什么了?”现在这人类想从他身上撑起来,胳膊却酸软没力气,让他爬起又跌落。亚瑟赶紧伸手扣住这个乱动的人,蹭来蹭去的难保不会再次擦枪走火,亚瑟自己是没什么关系,他可不确定布鲁斯还受不受得住哩。


布鲁斯却不老实地蹭到床头,摸过一只铁盒,那里面放着几只雪茄。亚瑟坐起身来,将浑身酸软的蝙蝠侠圈在怀里,布鲁斯点燃了雪茄,重重吸了一口,然后眯起眼睛,向后靠在亚瑟肩头。“亚瑟,那时候我欠他。”


我现在也欠他。


“如果你介意我曾经对克拉克……”


哼。七海之王发出了不屑的哼声,他使坏地捏了捏布鲁斯酸痛的腰窝,让这男人更柔软地靠在自己胸口,“晚啦。”亚瑟粗声粗气地宣布道,“你已经答应我了,就是我的人啦,我介意也来不及啦。”


布鲁斯被笑呛住了,他揩去眼角的泪水,大概是咳的。


铁盒里还放着什么东西,在夜色中发出幽深的绿色萤火。亚瑟在布鲁斯颈间蹭来蹭去,他看起来像某种大型猫科动物,贪婪地嗅着布鲁斯身上的,烟草和古龙水混杂的清凉香气。亏他还是海洋的霸主。


亚瑟仍依稀记得联盟刚刚成立时的情景。荒原狼的入侵使游荡在各地的英雄集结,这个团队甫一成立就产生了分歧——在他们拿到了母盒之后。我们能用它复活超人。蝙蝠侠,布鲁斯韦恩,那个集结了队伍的人这样说。亚瑟心里蓦然升腾起一团火气,一半气韦恩一意孤行,哪怕世界倾覆也要复活超人,全然不考虑这事情的恐怖后果,另一半……大概还是气韦恩一意孤行,眼睛里只有超人,只有超人。


在相见之初,韦恩就曾向他提起超人——那大概就是令韦恩悲伤的源头。他曾远远见过那位人间之神,深海之下,超人缓缓张开眼睛,海豚在他身边鸣叫,飞鸟亦在低空停留。那样的超人已经死了,而孤注一掷的蝙蝠侠一定要复活他,不惜一切代价的。


哪怕复活的超人什么都不记得,变得暴躁易怒,蝙蝠侠的声音依然会吸引他的注意。那两个人之间的爱与恨模糊的看不出界限,也容不得别人插手。


亚瑟隐隐明白了什么。


这样的感觉一直持续到大战最后,三个母盒被超自然的力量分离,一片耀眼的白光之中,蝙蝠侠的声音失去了伪装,韦恩原本的声线暴露出来,带着殷切的焦急和期盼:克拉克!


亚瑟在废墟中站起身体,超人,复活的英雄,打败了荒原狼之后给了每个人一个货真价实的拥抱,抱住蝙蝠侠的时间格外长。


“谢谢你。”巴里眯着眼睛分析着超人的口型,“谢谢你,布鲁斯。”


大战之后,废墟之上开出灿烂花朵。超人同蝙蝠侠站在一处,红色与黑色的披风交织在一起,此刻太阳突然从地平线上跃起,整个世界都是耀眼的金色,那是正义联盟的开始。


从那以后亚瑟开始频繁地造访韦恩家的酒窖。阿尔弗雷德倒是意外地欢迎他,大约因为韦恩老爷的酒精消耗量显著减少的缘故。


但真正的原因可不是因为亚瑟,蝙蝠侠忙着处理联盟事务,早没了借酒消愁的时间。超人时不时会留在蝙蝠洞里帮忙,像个系在蝙蝠侠万能腰带上的巨大人形气球,乖巧地跟着蝙蝠侠飘来飘去。


有一次亚瑟在醉眼中看到超人红着脸递给蝙蝠侠一只小盒子,里面是什么东西他可不想知道,绿油油的,辣眼睛。


紧接着,蝙蝠洞的警报突兀地响起来,达克赛德通过荒原狼遗留在地球上的母盒打开了传送门,他们又要开始拯救世界。


蝙蝠侠拉住超人,想要对他说什么,超人回头冲他笑笑,接着冲上云霄,向着战局中最危险的地方冲去。


海面燃起火焰,夜空亮如白昼,那团火从海上直冲云霄,彤云密布,延绵千里。英雄们纷纷赶来加入战局,那努力在乌压压的类魔军团面前却显得杯水车薪。亚瑟奋力撕扯开一只类魔的身体,他身边的蝙蝠侠有条不紊地收集着各地汇聚的情报:“闪电,去西南方向帮助群众转移;钢骨,尝试打开音爆通道;超人,超人?克拉克?”


超人的频道里一片寂静。


亚瑟抬起头,恰好看到失去意识的超人被几只类魔捕获。蝙蝠侠裸露在空气中的人类面庞鲜少地露出了一瞬紧张,紧接着他踏出一步,跃向空中,手臂被一只类魔抓住,蝙蝠侠的指令在公共频道里回荡:我去救超人,每个人做好自己的工作,尽可能地拖住达克赛德。


神奇女侠和闪电侠不赞同的声音同时响起,显然为时已晚。亚瑟眯着眼睛看向天空,一只类魔正向他俯冲而来,他挥动三叉戟,在一片混乱中竭力朝远去的布鲁斯韦恩吼道,活着回来!


耳机里传来一阵微小的电流,大概还有韦恩轻佻的笑声。


神奇女侠刺伤了达克赛德的一只眼睛,钢骨奋力将他推到音爆通道的入口,千钧一发的时刻超人赶到,热视线碰撞的能量让大地震荡。他们合力把这个宇宙的暴君送回了他本该呆着的地方。


超人回过头,眼睛里有一些迷茫,我认识你们吗?


蝙蝠侠看起来像是被一颗子弹击中了一样。


6.


暮春时分布鲁斯被一次小小的流感击倒了,因为他总是忘记吃药,流感又变成了肺炎。亚瑟抱着胳膊,靠在床头看着布鲁斯可怜兮兮地擤鼻涕,又心疼又生气,“我离开了一周而已,你就把自己搞成这样?”


“以前都是阿福弄这个的。”大约因为高烧的缘故,布鲁斯的眼睛看起来湿漉漉的,下一刻好像就能垂下泪来,“阿福不在了。”


亚瑟沉默了一瞬。前年的时候他们失去了阿尔弗雷德,老人家坐在沙发里,看起来像是睡着了。手边还有一本摊开的相册,里面夹着托马斯韦恩搂着妻儿的快乐影像。迪克想去把相册收起来,而他没能叫醒阿福。


从始至终布鲁斯一直保持着可怕的冷静,只不过去墓园呆着的时候越来越多。像这样委屈难过地说起阿福还是第一次。亚瑟在他身边坐下,那张柔软的床瞬间朝这个方向塌陷了一块,布鲁斯滚烫的身体就势蹭到亚瑟身边。海洋生物多是冷血动物,连亚特兰蒂斯的王族也不例外,亚瑟每次从海中回来,身体总是冷的。平时他断不会立刻拥抱布鲁斯,可是今天例外,亚瑟把布鲁斯连人带被子搂在怀里,对方汗湿的头发蹭在亚瑟脸上,布鲁斯身上全是药味,要仔细嗅才能嗅到那一缕清凉味道。


布鲁斯睡着了——直到夜间才再次迷迷糊糊地醒来。他宣称自己饿了,又扒着亚瑟不放手。一米九二的大男人病中出人意料的黏糊,亚瑟哭笑不得地把布鲁斯背到厨房,让这个好容易恢复了点精神的亿万富翁在自己家里偷东西吃。饼干渣一类的碎屑掉进了亚瑟的衣领,亚瑟笑着威胁前任蝙蝠侠要把他扔进大西洋,突然间厨房的灯亮了,现任蝙蝠侠达米安韦恩夜巡归来,显然也是来觅食的。


现任蝙蝠侠赶紧伸手捂住身边罗宾的眼睛,一脸的嫌弃和难以置信。“和那年他背着你从虫洞里出来时一样腻歪——您好歹考虑一下罗宾的年龄,父亲!”


布鲁斯耸耸肩,亚瑟赶紧背着被儿子抓包的韦恩老爷逃之夭夭。韦恩大宅的走廊在黑暗中显得幽深冗长,亚瑟背着布鲁斯,一步一步向光亮处摸索。多年以前他也曾这么做,那时候他就想,如果可能的话,余生都要这样做。


那是一次例行勘察,正义联盟发现了一个类似黑洞的结构。


“这大概是通往另一个维度的通道。”原子侠分析说。“时间的流速似乎和我们的相同,只不过这个空间被折叠起来了,不知道里面藏着什么。”


超人伸手触碰了一下,“似乎有某种流体。”他皱着眉头说。


一番商讨之后,他们决定由亚瑟去勘察这个奇怪的黑洞。亚瑟试探地摸了摸甬道的“墙壁”,似乎是坚实的。脚下的流体像是水流,他乘着这股潮水缓慢向前摸索。


狭长的甬道也有尽头。亚瑟走到了一片开阔的,类似洞穴的地方。阴沉可怖,不见天日。他的眼睛已经能够适应这种黑暗,便也看出在洞穴深处坐在一个人影。亚瑟瞬间警惕起来:“你是谁?”


那人影闻声动了动,一些喑哑的声音从他的喉咙里发出来。亚瑟库瑞。他在喊他的名字。


亚瑟却像是被这声音钉在原地,一动也动不得。一点微弱的绿色荧光在这黑暗中突兀地亮起来,借着那微光,亚瑟看到布鲁斯坐在黑暗中,嘴角挂着他熟悉的凉薄微笑,脆弱的好像一碰就会碎掉。


他终于找回了自己的力气,走到布鲁斯身边,慢慢蹲下身子,在黑暗中凝视他的眼睛。如何能想到,他竟在这阴森的洞穴中与布鲁斯重逢。布鲁斯看起来还是那副样子——即使他狼狈极了,望过来时依然眼神清亮,灿若星辰,同十年前并无任何分别。


亚瑟张了张嘴巴,听到自己的声音涩的发抖,“你就在这里呆了十年?”他握住布鲁斯的手,那手心里攥着一枚有些年头的绿色戒指,“和这个东西一起?”


“是啊。”布鲁斯甚至有些稚气地偏了偏脑袋,“我一直在和鱼说话。”


亚瑟背着布鲁斯走出虫洞,光亮处等候着整个联盟。超人看到伏在亚瑟背上的蝙蝠侠,表情一瞬间有些迷茫。紧接着喜悦的情绪扩散开来,克拉克甚至脚都不沾地啦,他飘到蝙蝠侠身边,给了对方不轻不重一拳头,“就知道你死不了!”


布鲁斯微弱地哼了哼,超人才发觉对方虚弱的甚至有些苍白。亚瑟不着痕迹地往后靠了靠,戴安娜已经去呼叫携带有医疗舱的飞船了。巴里兴奋地围过来,还没来得及说出一句话,就哇地一声哭了起来。他们已经失去布鲁斯十年那么久了。


十年前充满野心的莱克斯卢瑟想要借由布莱克尼亚的力量摧毁正义联盟,却没想到事态就此失控,布莱克尼亚差点侵占了地球。命运博士打开了时间的缺口将布莱克尼亚投入时间漩涡,在那场风暴中蝙蝠侠失踪了。


所有人都以为他死了——只除了超人。超人和蝙蝠侠算不得亲近的友人,不算蝙蝠侠差点杀死超人的黑历史,超人的记忆也在被达克赛德改造的时候丢失了一部分,他连自己是怎么被票选为正义联盟主席都不记得了。但是他就是坚定地认为布鲁斯还活在世界的某个角落,甚至在迪克接过蝙蝠侠披风的最初发了点脾气:“你们怎么能就这么放弃了!”克拉克气愤地喊道,“蝙蝠侠不会那么容易死的!”


可那个无数次死里逃生的男人,十年间音讯全无。甚至超人也放弃了他的坚持。哥谭经历了一段时间的动荡,在联盟的帮助下逐渐恢复秩序。迪克接过披风一段时间后,杰森也回到了哥谭,接着是提姆,达米安十八岁时也穿上了父亲的制服——哥谭依然在蝙蝠侠的羽翼之下。


亚瑟有时会期待蝙蝠侠在某个瞬间突然从哪里出现,可次次希望都落空。而在这情感将要决堤时,他终于出现,哪怕只是躺在医疗舱里,陷入深度睡眠,精力与体力全部耗空。亚瑟坐在一侧,盯着布鲁斯沉静的面容。他还记得十年前的某一天,也是一次平平常常的勘察任务,只有他们两个人,在温暖明亮的地中海上。亚瑟操纵水流,这样布鲁斯就可以同他一样站在水面上。清澈的流水温顺地环绕在蝙蝠侠的黑色披风周围,那日春和景明,碧空如洗,有零星海鸟掠过纯净的蓝色天幕,一切看起来都那么棒。


蝙蝠侠低头操控着手中传送器的定位,等着瞭望塔的传送光束将他带回蝙蝠洞。亚瑟伸手握住布鲁斯的手臂,布鲁斯抬起头,看到对方冰海一般的眼睛里闪烁着淘气的光芒,“呃,蝙蝠,我觉得我们的关系可以更进一步。”


“你有没有想过和我在一起?”


蝙蝠侠大约被七海之王的直白吓了一跳,他想抽回胳膊,亚瑟却紧紧握住他的手腕不让他挣脱。蝙蝠侠沉默了一瞬,再开口就是公事公办的声音,“never.”


“那你从现在开始想想?”亚瑟向前凑去,却看到布鲁斯冷淡的眼睛。那明明是最温暖的焦糖色眼瞳,意外地冰冷,连海上的浮沫都化作冰川。“no, Curry.”他按下了传送键。


亚瑟松开手,“是因为超人吗?”他不依不饶地盯着布鲁斯,布鲁斯的面容隐藏在传送光束中,他们之间的距离看起来这样遥远,布鲁斯看了他一眼,那一眼模糊的很,却让他每每想起都会心痛。


直到他们在那幽深昏暗的时空缝隙中再度相逢,布鲁斯望过来的眼神,同那时一模一样。


而他终于找回了他。


8.
而亚瑟不知该如何再次开口。


蝙蝠侠布鲁斯韦恩重新开始夜巡的第一个夜晚,不出意外地在哥谭港口遇到了捕鱼的七海之王。


“Hi.”亚瑟朝布鲁斯挥了挥手,“你不用管我,我就抓抓鱼。”


布鲁斯站在货运集装箱上,一点都不想理他,“谁会在涨潮的时候抓鱼啊。”


阔别十年之久,哥谭仍是他最熟悉的样子。蝙蝠射出勾枪,身影融于夜色。这十年间,克拉克和露易丝有了一个孩子,巴里终于成了中城警局的正式员工,维克多已经是信息学的权威,戴安娜换了好几个博物馆工作——似乎没有变的只有他和亚瑟。


环绕哥谭的海水温柔地拍击堤坝,好像在回应他的想法。云开雾散,星月辉映,哥谭的夜晚也有些不同了。


因为困在时间缝隙里太久,布鲁斯的身体远不如从前——他本来也到了该休息的年纪。蝙蝠侠的战友们笨拙且小心翼翼地掩饰着他们的关心,蝙蝠侠当然知道是谁在瞬息之间扶住他的身体,是谁拉他一把闪避那颗迎面而来的子弹,连达米安都勉为其难地表示找不到合适罗宾的话他可以继续代劳,“直到老家伙服老的那一天。”年轻人口是心非地说。蝙蝠侠穿行在他深爱的哥谭,每一次滑翔都像在城市的边缘印下亲吻。布鲁斯知道每个夜晚亚瑟都会在海港等候,终于有一个晚上,出现在港口的不再是身披战甲的蝙蝠,而是穿着昂贵大衣的布鲁斯韦恩。亚瑟站在海面上看他,布鲁斯朝他微笑,“我在想很久之前你跟我提过的一件事。”


“现在说yes是不是也可以?”


亚瑟睁大眼睛,下一刻,海水涌上天际,再瓢泼而下,整个哥谭瞬间被倾盆而落的雨幕包围。一片水汽迷蒙间亚瑟拥住布鲁斯的身体,将他带进海中,隔着水流亲吻他的眼睛。雪白波涛间细小的气泡扩散开,那看起来像人鱼的眼泪。


他们缓缓浮上水面。通讯器里一时间传来好几条信息,超人的声音时断时续:“布鲁斯?哥谭怎么了?我飞不过去?”


亚瑟坏笑着关掉了通讯器,布鲁斯对着被水淹了的哥谭,只能小小地叹了口气:阿尔弗雷德处理这件外套的时候会抓狂的。


9.


不做蝙蝠侠的布鲁斯依然忙碌,亚瑟觉得就算自己不吃克拉克的醋,迟早也能被哥谭醋死。


布鲁斯总是在工作后抱歉地亲吻亚瑟的嘴角,接着被亚瑟一把摁倒,两个人一起滚进柔软的被子卷里。亚瑟深爱着布鲁斯强撑时倔强的表情,颧骨处带着恼羞成怒的红潮,明明痛的想要垂下泪来,依然不依不饶想要迎上去。他亲吻着布鲁斯的眼角下方的泪痣聊作安慰,身下却急切地怂恿着蝙蝠与他一同攀上高峰。这时候布鲁斯总是喜欢紧紧扣住亚瑟的肩背,好像要拥抱在一起,坠入一个永无止境的深渊。


那些火树银花般瑰丽旖旎的幻觉。


只是在那种时刻,亚瑟依然能感觉到一种天地辽阔的孤独。他想布鲁斯大概也是带着一样的心情被他拥入怀抱。亲吻时不遗余力,嘴唇分离开就体味到别离之苦,他们除了将自己全然交付给对方,找不到其他方式消解这种苦痛。直到死亡将他们分开。


布鲁斯曾说蝙蝠侠活到60岁就算长寿,亚瑟只当他是开玩笑,却没想到是真的。


他握住布鲁斯冰冷的手。几日前布鲁斯就陷入了漫长的昏睡,偶尔会醒来,虚弱地冲他笑一笑。那双手骨节分明,曾几何时动一动便令罪恶颤抖,如今却渐渐失去温度。夜色中布鲁斯的面庞英俊如刀刻,银发如霜降,再也无法化去。人类的生命是那样脆弱,无论年少时分多么美丽鲜妍,总有一刻这一生的色彩都要被抽干成苍白。亚瑟取出那枚绿色的戒指戴在布鲁斯手上。他从未与他许下任何誓言,直到这时刻也不后悔,他只长久地握着那只手,在月光下等待蝙蝠侠重新对他笑一笑,如那年月下海上。


“亚瑟。”布鲁斯眨眨眼睛,那一刻仿佛一生一样漫长。


“谢谢。”


10.


超人重新回到地球上时,感觉有什么东西不同了。


他在外星系执行了一个漫长的任务,维护宇宙间和平什么的。踏上地球的一瞬间他本能地感觉缺少了什么,却又说不上来。


神奇女侠是第一个拥抱他的同僚,第二个应该是海王,亚瑟却扔给他一个铅盒,“你的东西。”


克拉克颠了颠那只铅盒,疑惑地看着亚瑟。亚瑟抄着手站在原地,冰海一样的眼睛一丝波澜也无。戴安娜叹了口气,拍了拍克拉克的肩膀。


“我们失去了他。”


克拉克不解地望着她,好像某个词没有听懂似的。终于他倒抽一口气,甩开戴安娜想要阻拦的手,打开了铅盒那一刻,钢铁之躯轰然倒地,掩藏在盒中的幽幽绿色萤火令他想要流泪。


他听不到蝙蝠侠的心跳了。


在他终于记起那个心跳的瞬间。


THE END.

评论

热度(308)

  1. 赵蕴怡一只废鹤 转载了此文字